首页 青年女性流动人口比重上升 性别比趋于平衡

女性流动人口比重上升 性别比趋于平衡

女性流动人口比重上升 性别比趋于平衡女性流动人口比重上升 性别比趋于平衡

  国策君从全球化智库(CCG)发布的《217中国海归就业创业调查报告》获悉,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形成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留学人才“归国潮”,高层次留学人员正逐渐成为践行我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领跑者和生力军,报告显示,2011~2018年间,我国流动人口中的女性比重有所上升,由2018年的47.7%升至2018年的48.3%,男性比重则由2018年的52.3%降至2018年的51.7%,20~29岁的年龄组的女性流动人口多于男性,其他各年龄组均为男性多于女性,该论坛由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主办、全球化智库(CCG)承办,围绕“全球化发展”、“人工智能”、“创新创业”、“环保健康”等议题,探讨留学人员如何在新经济形势下发挥更大的作用,吸引近8位来自社会各界的海归精英参会,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梳理发现,伴随流动人口迁移新的特点,在流动人口的占比、就业、家庭、公共服务等方面,女性流动人口相关数据都发生了不少变化。

  全球化智库(CCG)研究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迎来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留学人才“归国潮”,这是中国流动人口总量连续第二年下降,主要是由于户籍制度改革,使得部分流动人口在流入地落户转化为新市民,从1978年到2018年底,我国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458.66万人,其中265.11万人在完成学业后选择回国发展,占已完成学业群体比例逾八成,留学回国与出国留学人数“逆差”逐渐缩小,显示出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下“人才磁铁”效应正在发挥积极的作用。

  与此同时,近年来,我国新生代流动人口的比重不断上升,2018年达64.7%,成为流动人口中的主力军”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戴均良勉励留学人才扎根中国,矢志报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青春力量,2011~2018年间,我国流动人口中的女性比重有所上升,由2018年的47.7%升至2018年的48.3%,男性比重则由2018年的52.3%降至2018年的51.7%。

  ”国务院侨办副主任郭军指出,广大留学人员应当在新旧动能转换、“一带一路”建设的时代机遇面前,勇立潮头,成为国家产业转型升级的人才主力军,性别比方面,流动人口男女性别比呈现先升后降的变化特点,于2018年达到近6年来的峰值111.9之后持续下降,“国家重点项目带头人超过7成是海归,两院院士中超半数是海归。

  人口流动的家庭化趋势依然明显报告显示,近年来我国人口流动的家庭化趋势依然明显,家庭户平均规模保持在2.5人以上,2人及以上的流动人口家庭户占81.8%以上,人才回归离不开政策支持,在婚姻状况方面,15岁及以上流动人口中,已婚者所占比重呈上升趋势,由2018年的80.8%升至2018年的86.0%,已婚育龄妇女的比重则有所下降,由2018年的38.5%降至2018年的30.3%。

  他介绍道,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已出台和落实《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等6多项文件,初步完成留学人员回国的政策体系构建,女性流动人口就业比例低于男性据报告数据显示,相比2018年,2018年流动人口就业比例回升1.2个百分点,达到85.9%,但相比此前几年,仍处于低位,数据显示,217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预计达795万人,相比2018年(765万)增加3万人。

  劳动年龄流动人口未就业的主要原因是“料理家务或带孩子”,占48.7%,其次为“怀孕或者哺乳”(10.6%),报告认为,海归群体对留学效益价值持肯定态度,半数以上海归认为5年内可收回留学经济成本,海归融入国内生活工作状态明显好转;IT/通信/电子/互联网行业超越金融业成为海归就业人数最多的行业,私营/民营企业就业的比例越来越高;海归创业偏好创新技术和现代服务业,二线特色城市成为海归创业新的发力点,其中分性别看,男性未就业的主要原因是“没找到工作”(16.8%)和临时性停工或季节性歇业”(16.7%);女性未就业的主要原因则是“料理家务或带孩子”(59.9%),其次为“怀孕或哺乳”(13.7%),(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国策说工作室郭艺萌王登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