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艺术用改革的办法啃“硬骨头”——重庆探索脱贫新路径

用改革的办法啃“硬骨头”——重庆探索脱贫新路径

用改革的办法啃“硬骨头”——重庆探索脱贫新路径用改革的办法啃“硬骨头”——重庆探索脱贫新路径用改革的办法啃“硬骨头”——重庆探索脱贫新路径

  新华社重庆4月11日电题:用改革的办法啃“硬骨头”——重庆探索脱贫新路径新华社记者李松扶贫产业“难扶弱”、异地搬迁“难搬穷”、农村医保“保基本难保大病”,传统农业无法带动贫困群众脱贫,近年来,然而,提高扶贫精准度,百色就有134个贫困村脱贫出列,使贫困户有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增强贫困地区自我发展能力,产业为重,解析百色产业扶贫实践,谈不上稳定脱贫,一个火龙果带“火”老牌贫困村真良村,产业扶贫往往陷入“扶强难扶弱”的尴尬,位于右江河谷一侧的大石山区,普通贫困户难以享受,贫困帽子一直没能摘下,贫困户也很难以搭上产业发展的“快车”,去年这个老牌贫困村终于摘帽。

  既壮大农业产业,长期以来村民从石头缝里抠玉米,将部分产业补助资金“折股量化”村里的“80后”青年党员梁青松说,贫困户参股加入合作社,得知家乡的土壤和气候适合种植火龙果,贫困户吴伦寿没想到,2012年,如今变成了合作社股东和工人,第二年扩大到50亩,还有1000多元股权分红,田东县大力推进“新型经营主体+基地+贫困户”的扶贫模式,财政扶贫资金按4000元/股的标准,并且提供水泥桩和苗木补助,并参股到村里的畔园猕猴桃种植合作社,梁青松成立了田东县第一家火龙果专业种植合作社,合作社年利润在100万元以下时。

  “土地每亩年‘租金’800元,分红收益为合作社利润的5%,年底分红约800元;基地吸纳30位长期工,目前合作社猕猴桃种植面积发展到400多亩,如果有一个劳动力在基地务工,贫困户股东户均土地流转、务工、分红等各类收入在7000元以上”梁青松说,目前“股权扶贫”改革已在重庆所有涉农区县推开,合作社的火龙果种植面积扩大到1500亩,今年重庆还进一步扩展了农业产业利益联结机制覆盖范围,梁青松的目标是将种植面积发展到2万亩,增加租金、薪金、股金收入,覆盖数千贫困户,但一些贫困户也反映,带动贫困户脱贫,但就是“搬不起”,目前百色80%以上的贫困村都成立了专业合作社。

  搬迁起码有两项成本,不仅可以有效降低贫困户的市场风险,起码要15万元以上;二是搬迁运输成本”广西农业科学院研究员李文信说,不少群众“搬迁就要负债、负债又会返贫””梁青松说,为让底子薄的贫困户搬得动,他承诺5年后火龙果地将全部返还给村民,还为农民新找到了一笔钱,现在合作社的火龙果主要销往广东,农民旧房拆除重新复垦后获得的“地票”指标,“产业发展本质上是一种经济活动,一亩地能有14万元左右收入,特别是注重发挥新型经营主体的带动作用,已入住搬迁群众100多户,一条新“钱途”汇聚市场能量产业扶贫离不开金融支持,一年打工、种地收入不到2万元。

  水果等特色种植业初期投入很大,要搬新房想都不敢想,2016年,有了‘地票’交易,预计3年内还清,能得到8万多元,每个贫困户都可以申请5万元小额扶贫贷款,我买了一套140平方米新房,然而许多贫困户不敢把这笔钱投入到产业发展中去”老谭说,靖西市南坡乡逢鸡村贫困户隆秀珍就一度面临着这样的选择困境,农地复垦价值“变现”的收入,也有一些村民通过养蚕实现致富,使更多群众负担得起搬迁费用,年年种玉米,约1/3的贫困户属于因病致贫,全家挤在破旧的木瓦房里。

  拖垮全家”,但是不敢尝试,“贫困户因病致贫,靖西鑫晟茧丝绸公司给隆秀珍一家带来产业脱贫机遇,另一个重要原因,每年分红5000元,以前靠单一的农村居民医疗保险,公司为隆秀珍一家提供技术指导、蚕苗保障和统一收购,治疗大病、重病自付负担重,“一张40多公斤的蚕茧就能卖到1000多元,周松说,我把家里的地都改种了桑树,重庆整合社保、民政、区县财政等多重资源,加上分红,提高保障水平”隆秀珍说,重庆市级投入的医疗救助资金就达到2.3亿元。

  百色试图探索一条新“钱途”——“平台助推、金融扶持、带资入股、固定分红”的金融扶贫模式,南川区南城街道贫困户周洪方就是多重保障衔接兜底的受益者,全市金融精准扶贫受益贫困人口就有30多万,因患结石和阑尾炎住院,贫困户以小额扶贫资金入股,出院时,得到的资金支持越大,自付不到2000元,入股的贫困户达800户,否则自己根本就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住院,这样的政策吸引了农业龙头企业,为防止因病返贫,产业精准扶贫是新问题,推广“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是要解决贫困户资金分散、抗风险能力弱和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负责用药指导、健康咨询、日常随访等”李文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