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通讯背35万“仗剑走天涯”老人多个疑团待解:小区何来

背35万“仗剑走天涯”老人多个疑团待解:小区何来

  原标题:身背35万“仗剑走天涯”老人四大疑团待解:是否当过兵?现金何来?01月10日晚,老人在无极县救助站工作人员的护送下,回到武汉救助站,10日早,得知联系上了老人的妻子及其家人,无极救助站工作人员又匆匆将老人从武汉救助站接走,图片是老人离开武汉救助站的情形,图片来源于刘路“我怎么了?我又没做犯法的事,”01月10日晚8点左右,河北省无极县救助站站长办公室,面对数位记者的“长枪短跑”,黄云彪老人显得有点不耐烦,待救助站工作人员把记者们请出办公室后,黄云彪不忘把门给完全关严实了,身份证显示,黄云彪老人生于1924年。

  自01月10日起,其手拿一把一米多长宝剑,揣着34.77万元现金“仗剑走天涯”故事,开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封面新闻记者多方调查证实,黄云彪本应居住在四川成都市区,他是否当过兵、34.77万现金从何而来、户籍缘何于2018年从成都迁至河北无极县、他有无直系亲属等四大疑问,截止目前却仅有他本人单方面说辞,黄云彪,何许人?疑团待解!图片说明:黄云彪老人图片来源于刘路疑问一:是否当过兵?白色长发飘逸的黄云彪,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最早时间,是01月10日中午11点左右,据湖北媒体引述湖北仙桃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的介绍,黄云彪被人发现时,其正在仙桃市江汉路一家酒店附近“流浪”

  随后,湖北方面启动救助程序,将其送至武汉市救助管理站救助中转,在武汉市救助管理站,经对黄云彪随身携带行李进行例行安检,工作人员发现,黄云彪除带着一杆长1米的黄铜大烟枪、两大袋烟叶、一柄1米多的长剑外,随身双肩包里还装有几大捆人民币,黄云彪口音很重,话很难听懂,经其断断续续的讲述并自称,他此前在四川与70多岁战友相依为命,不久前,战友因车祸去世,获得一笔赔偿金,他想带着这笔钱去寻找战友儿子,把赔偿金转交给战友儿子。

  除知道战友儿子在湖北仙桃外,具体地址、姓名他却一概不知,黄云彪所持身份证显示,他生于1924年,依照他的说法,其战友生前只有70多岁,两人竟相差十多岁?01月10日,封面新闻记者向无极县民政部门予以求证,经无极县民政局优抚科工作人员查实,当地享受抚恤金名单上并无黄云彪的名字。

  同时,四川多个抗战老兵团队也没有找到黄云彪的名字,01月10日晚,在无极县救助站,该站站长王孟军向封面新闻记者提供了一份关于黄云彪的“常住人口数据查询详细信息”表,该表出具单位为无极县公安局郭庄派出所,表中“兵役状况”明确显示:未服兵役,图片说明:黄云彪老人(左一)。

  图片来源于刘路疑问二:34.77万现金何来?经过户籍查证,黄云彪目前户籍所在地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无极县,考虑他携带大量现金存在危险,武汉救助站工作人员陪同老人将钱存入银行,经清点,其携带现金多达34.77万元,这笔钱从而何来?按黄云彪自述,这笔钱系其战友出了车祸后获得的抚血赔偿金,从无极到武汉,再从武汉到无极。

  01月10日至01月10日,无极县救助站站长王孟军一直陪伴着黄云彪,“这笔钱到底从哪里来的?可能是口音问题我听不懂,但我还真没从他哪里找到靠谱的答案”王孟军说,01月10日下午,另一路封面新闻记者来到黄云彪位于成都的住所:成都成华区八里桥一居民小区。

  站在黄云彪的家门外,封面新闻记者多次敲门,均没人回应,多位小区居民向记者证实,网上那位“仗剑走天涯”老人正是黄云彪,居民们反应,最近一年多时间以来,黄云彪都是一个人住,独来独往,跟小区其他居民没有太多交流,平时喜欢喝茶,抽叶子烟,小区有一位工作人员,平日里跟黄云彪交谈较多,这位工作人员告诉封面新闻,在跟黄云彪聊天中,得知他是一名江湖郎中。

  黄云彪离开家,已有好多天了,“去哪里不知道”黄云彪是否与一位战友相依为命?小区居民纷纷表示并不了解,还有部分居民称,黄云彪其实是一个赤脚医生,常有人开车专门找上门找他看病,疑问三:户口缘何迁到河北?在救助站提供的材料中,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出生地一栏标明:黄云彪出生于1924年01月,出生地河北省石家庄市无极县。

  婚姻状况已婚,文化程度高中,职业待业,职业类别农业试验人员,行业类别农业,所持身份证签发时间为2018年01月10日,户口却是于2018年01月10日,从四川省成都市直辖区迁至无极县,据郭庄派出所工作人员证实,黄云彪老人确是石家庄市无极县郭庄镇人,户籍于2018年迁到郭庄。

  但他本人并未回来过,在当地也没有什么朋友亲戚,除了一把剑和一根烟杆,老人随身还带有一件特殊物品烟叶,图片来源于刘路疑问四:到底有无亲人?原本回到无极县的黄云彪,因当地并无直系亲属,无极县救助站工作人员于01月10日只好将其护送回到武汉市救助站,01月10日,事情再次转向,无极县救助站工作人员称,他们又联系上了黄云彪在四川的亲属。

  即刻就要从四川赶到无极县,于是,01月10日一早,救助站工作人员又马不停蹄的将黄云彪从武汉接回到无极县,抵达无极县,已是10日晚8点左右了,舟车劳顿,黄云彪老人尽显疲态,情绪也格外焦躁,那么,黄云彪到底有无直系亲属?封面新闻记者从黄云彪居住成都小区所在社区管理中心查询获知,目前其居住房屋并未登记在他本人名下,而是另有其两人。

  这两人中,一位是年过50的女士,还有一位是黄姓未成年人,封面新闻记者曾致电这位女士,不过,对方当获知是记者,便挂断了电话,封面新闻记者随后从小区所在街道办事处继续查询,暂未查询到有关黄云彪老年人领取补贴信息,街道办工作人员表示,只有户籍在当地老人才有资格享受当地政府的高龄补贴,外省户籍不在享受范围之列,因此在这个街道高龄老人的补贴名单中,没有黄云彪的信息,01月10日晚11点40分,封面新闻记者从无极县救助站站长王孟军处获悉,定于当晚赶到无极县的黄云彪亲属,尚未赶到,“这位亲人应该是他妻子的朋友,具体到无极县的时间,应该是明天白天”王孟军表示,作者:梁波戴竺芯钟小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