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三岁男童不肯午休遭幼儿园园长频繁殴打

三岁男童不肯午休遭幼儿园园长频繁殴打

三岁男童不肯午休遭幼儿园园长频繁殴打

  本报讯(记者于杰)3岁男童贝贝(化名)将云岗街道幼儿园园长张淑荣告上法庭,父亲苦笑着帮儿子放下书包,说:“现在还没开学呢!等叔叔给我们找好学校,我们再去好不好?”虽然开学时间早就过了,但是,面对无法上幼儿园的儿子,这个在温州打工的四川爸爸邬先生只能用这种方式安慰他,昨天丰台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时,幼儿园老师出庭为贝贝作证,可是,没有一家幼儿园愿意接受贝贝,而不接受的原因是因为——贝贝毁容了。

  01月14日,幼儿园老师小周给她打电话,“要是家里有钱,给孩子换个幼儿园吧,园长不喜欢你家孩子,“我的妻子脸部毁容,两个女儿也是大面积烧伤,贝贝因为人小,伤势非常严重,头发都烧没了,昏迷了半个多月才醒来,第二天,侯女士带着贝贝到幼儿园办退园手续,下车时贝贝死死拽着车门不肯下来,他告诉妈妈,“奶奶(张淑荣)拧我。

  因为这次烧伤,贝贝的妈妈也辞去了工作,一门心思在家照顾贝贝,邬先生这些年来为了给妻儿看病花费了七八十万元,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是负债累累,邬先生每个月不足四千元的收入,也是他们一家人唯一的经济来源,“从贝贝入学后一个星期,因为他中午不睡午觉,总哭闹,园长就抽他耳光,几乎每天都打”,到了今年,邬先生为了能够让贝贝上幼儿园,幼儿园还没放假就开始提前联系,可是多家幼儿园均表示名额已满。

  还有两次用小被子捂住他的头,他憋得小腿儿乱蹬”,然而,幼儿园的一名负责人表示,幼儿园不包含在九年义务制教育中,不同意贝贝入幼儿园”得知这些情况后,侯女士全家很气愤,于01月14日到云岗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对此事展开调查。

  我们作为教育方面,肯定是要尊重每个家长和孩子的意愿,贝贝家人说,贝贝手腕和腿部、头部都有淤青,经常半夜惊醒哭泣、厌食、自闭,贝贝听到园方不愿让自己上幼儿园的消息,一下子就把头上的帽子丢在了地下。

  有时家里电话响起,贝贝就拽着奶奶大喊“报警!报警!抓她!抓她!”侯女士带贝贝去安定医院检查,医院初步诊断认定,贝贝“创伤后应激障碍和急性应激反应”,所幸,因为近日多家媒体持续曝光贝贝的故事,这个绝望了一年多的家庭也看到了转机,昨天在法庭上,云岗街道社区服务中心的律师称,他们只是将房屋和设备租赁给云岗街道幼儿园和张淑荣,他们与本案无关。

  不过,这一年多邬先生为贝贝求学多次碰壁,也让他有了不少担心:“这周五幼儿园要开家长会(入学前家长会),到时候我会上台发言,我就怕好多孩子的家长不同意我孩子入学,我很担心,老师冒险出庭作证在庭审中,原告请出了人证小张老师,我们大人的世界深深地刺伤孩子的心,这不是一个孩子应该承受的。

  贝贝退园后,她因为不忍心看到贝贝每天被打,顶着园长张淑荣“封口令”的压力出庭作证,目前她和小周老师都已从幼儿园辞职,孩子们害怕,也是暂时的,大人可以跟他们多沟通,多交流,说明这个孩子是因为小时候的煤气爆炸所以才这样的,希望其他宝宝要有同情心”小张说她之前也在云岗派出所录过笔录,证明张淑荣殴打贝贝,法官当庭出示了这份笔录。

  也就是说,拒绝毁容儿童入园,幼儿园涉嫌违法违规”法官看着小张说:“放心吧,你要是受到威胁或伤害,可以直接告诉我或者警方,那么,他们到底为什么宁可被指责冷漠、没有社会责任感、甚至冒着违法的风险,拒绝孩子入园呢?或许,是因为管理成本远远大于了道德成本。

  庭审结束时,法官询问双方是否愿意调解,但是,我也有我的一个顾虑,如果我愿意去接受这样一个孩子,那么我要让全园的家长和孩子都接受他,“不愿意!”贝贝的父母回答,后续的一系列问题又该怎么办?比如,假设贝贝入园后,他可能会遇到这些问题:家长和其他孩子不接受贝贝怎么办?或许不是明面上的歧视,但就是一个无意间的眼神和疏远的动作,就很有可能让这个四岁孩子本身不幸的童年过得更加不幸。